• Tag:

    亦舒在《胭脂》中说,受伤的野兽找个隐蔽处用舌头舔伤口,过一阵子也就挨过去了,倘若有个真心人来殷勤关注,硬是要看你有救没救,心一酸一软,若一口真气提不上来,真的就此息劳归主也是有的。

    我想,我是越来越习惯并且沉溺与一个人的世界了。

     

    即便我想你,也好像跟你没什么关系。